在前有百丽遭遇退市、后有达芙妮关店3000家,一大批实体店遭遇寒冬之时,

大东,第一批“95后”,是千千万万个浙江制鞋工厂中的一员,前半生,它默默无闻,是个无名小辈。

直到2012年,受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,消费市场疲软,再加上原材料价格上涨,成本增高,竞争激烈,这个平民百姓差点失去了立足之地。

辛辛苦苦活了20年,名啊利啊什么都不想说,难道这条命都要被时代的滚轮所夺去吗?

大东不甘心,都到这个时候了,反正横竖都是死,何不放手一搏,图个心里痛快。

大东以前采用的是代理商运营制度,公司只负责生产,销售和铺货就让代理商负责。

虽然是省事,但是随着一层层代理商的增加,导致经销商的零售价格不知翻了多少番,消费者更是从中吃了不少亏。

而且有些代理商故意拖欠货款,利用这些货款去进行其它的投资, 这让公司资金的回笼变慢。

即便年终亏损了,代理商也可以得到最低收益;如果盈利,分公司则按股份所占比例分红。

联营店的意思即加盟商只需负责日常的运营即可,而铺货、促销活动等全由大东总部统一管理制定。

以前,假设一双女鞋的成本价是50元,经过众多的中间商,最后一双鞋卖到300块。

而现在有了联营店后,工厂直接铺货给各个专卖店,省去中间环节,采用生产到终端的直销模式,这双鞋子只卖180元。

而且,如果说以前一个专卖店一个月只能卖6万元,联营后就可能卖到16万元。

其实,现在这种工厂直接对接零售店,或者工厂直接对接消费者,似乎是当下越来越受欢迎的模式,毕竟任何一个消费者都不能抵抗低价、品质高的诱惑。

走进大东,你可以看到鞋子的定价基本都在59、79、119元,很少有鞋子会超过200元。

比起地摊货来说不算便宜,但是比起品牌店里动不动就300、400的价格来说,这算得上是白菜价。

虽然价格低,但是产品的品质并没有比其他品牌店的鞋差到哪里去,穿个一两年也没有问题。

谁都想自己穿好一点,但是对于收入一般的、特别是生活在农村的那些人来说,买一双三四百的鞋还是有点奢侈,但是有了大东,她们也能穿上品牌店的鞋了。

虽然说大众的消费升级了,但是性价比高的产品在任何时代都不会过时!谁都想花更少的东西买到更好的东西。

如果你平时注意观察,就会发现大东基本长年都在打折,各种节日,各种季末,打折基本就没停过。

特别是到季末清仓时,大东就如同一个大型的促销会,“大东,季末清仓,低至59元两双!”

当季的鞋子绝不保留到下一年,陈光敏曾说:“每季卖不掉的鞋子,送也要送出去!”

在零库存这一点时,我认为是值得借鉴的,传统的实体店有一个致命的要害是:库存高,今年买不完的明年卖。

但是这是要仓储管理费的啊,而且等到明年来卖,款式旧了,也是要以打折的方式卖出,关键是到那个时候就算打折也难卖出去了。

一双鞋低至49元,价格卖得这么低,还常年打折,不想办法节约成本,这公司早就要喝西北风去了。

在节约成本上,首先大东采用了先进的全自动化生产流程实现机械化大规模生产。

此外,大东一年生产将近4000万双鞋,一个这么大的客户,原材料供应商也会以更优惠的价格与之合作。

再者,拥有一定市场占有率的大东,在与供应商谈判时,话语权强,原材料价格可以谈得更低。

况且,大东的资金流通快,对原材料供应商的货款支付速度比同行更快,这样的客户供应商都有抢着与之合作。

在选址上,陈光敏的策略时抢占二三四线城市,所以,大东的门店大部分都在这些区域内。

而选择二三线城市,一是那里的人群正好与品牌的定位相符;二是这些地方租金便宜;三是没有巨头,比如:百丽、达芙妮的围剿,竞争比较小,容易形成强势的地位。

而且大东的店铺一般选在市中心、商业区、中高档购物中心等繁华地方,人流并不低,且周遭店铺一般是知名品牌,无形中提升了自身的品牌形象。

进一个品牌店,还能买到低价划算的产品,既满足了顾客的虚荣心理,又让她们占到了便宜。

全自动机械化生产、零库存模式、供应商的支持、大东形成一条高效率的“产品设计与制造、原材料采购、订单处理和终端零售”的产业链闭环。

一款新鞋,从设计,到交付生产,到门店上架,不超过14天就可以完成,走出一条快时尚道路。

在众人唱衰实体店时,大东瞄准了一块空白市场,并靠着创新的模式,在5年时间内就成为了鞋履行业的一匹黑马。

标签: